人口经济双增长!悉尼房价4年涨幅达67.3%!公寓价再破记录!

Kyle Xing 08/12/2016

据《澳洲金融评论报》报道,根据Corelogic Hedonic 12月1日公布的最新的房价指数显示:在刚刚过去的11月份,澳洲首府城市的住房价格上涨了0.2%。

而悉尼的房市依然强劲:11月增长了0.8%,与上一个月的涨幅相当;2016年(过去11个月)共计上涨13.1%;4年涨幅达67.3%;年度房屋投资回报毛利润达16.7%。

至此,仍然属于积极的结果。

报告显示,澳洲首府城市房产价值在春季三个月的时间内上涨了1.7%,另外,悉尼的清空率在过去三个月都基本维持在强劲的80%左右。

究其原因,CoreLogic研究主管Tim Lawless表示,市场上低库存水平可能是导致住房价格不断攀升的原因之一。

卖家在市场中依然处于主导着的地位,买家几乎没有可利用的谈判方式,也没有时间考虑购买决定。

据悉,悉尼和墨尔本的可交易上市房产数量与去年同期相比,分别下降了9.4%和2.9%。

另外,从平均销售时间也可以判断市场状态。目前,悉尼和墨尔本的平均的平均销售时间分别为31和32天。

Parramatta公寓2周2次破记录

不到两周的时间,Parramatta刚刚创下的公寓售价纪录又被打破,周四,一个位于地标建筑55层的顶层公寓以近320万澳元的价格售出。

这个拥有300套公寓的高层建筑,顶层公寓的起售价为300万澳元,11月19日,才刚刚推出市场。

据Domain报道,悉尼商会(Sydney Business Chamber)西悉尼区的主管David Borger表示,看到Parramatta的纪录又一次被打破,感觉不意外,Parramatta的公共福利设施正在逐步完善,人们知道所有的基础设施都在修建当中,这里会越来越好。”

Parramatta的一个公寓可以卖出近320万澳元,曾经这是不可想象的,但这样的价格是“信心的真正展现”。

据悉,现在,有很多的资金和资源进入Parramatta,它真正开始蜕变成悉尼的第二个中心,再过几年这里将会焕然一新。

现在也几乎已经成为一个非常时髦的区域了,在三四年前,没有人想得到。”

这个189平米的顶层公寓,有3间卧室和一个书房,在Phillip Street 8号公寓楼的顶层,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本地商人买下了这套公寓。

但据房开商Coronation Property的销售主管Jason Soulos表示,这名买家显然并不想在Parramatta居住,但已经花了两年时间在搜寻,想要找到这种大面积、高品质设计和装修的公寓。

根据数字分析公司Moody’s Analytics公布的数据指出,2016年悉尼房价飞速上涨,而2017年将继续涨下去。

Moody经济学家Emily Dabbs表示悉尼房价在 2016 年增长了 11%。她说:“你可以去看看价格上涨的图标,它就一直是向上,向上,向上。”

对此她解释道,悉尼房子的供求量还是比较大的,因此房价也不可能下降。

她还表示,“目前的利率相当低了,所以在新洲收入增长相当快的城市和区域,房价会继续升高。像大悉尼这样的核心地区人口也会更加快速的增长起来,人口、就业和经济的兴旺绝对是房价持高的相当重要的因素。”

1
新州经济涨速长期高于趋势线

澳新银行(ANZ)最新月度报告显示,新州的经济涨速仍高于长期趋势线。

同时,根据新州规划厅厅长Rob Stokes公布的最新人口预测数据,澳洲新州人口预期在未来二十年将达到近一千万的数量,超出了之前的预测。

在这样的情况下,BIS Shrapnel最新报告指出——悉尼住房将继续供不应求——也似乎不难理解了。

澳新银行(ANZ)最新月度报告从商业活动、家庭日常消费、就业市场、房地产市场和贸易这些方面对新州经济进行调查,共提供37个指标数据。

报告认为,新州的就业市场、房地产市场和商业活动这三大指标仍高于长期趋势线。

澳新银行经济学家Kieran Davies表示,在矿业繁荣消失后的一段不短的时间内,新州经济表现不俗。

新州财政厅长Gladys Berejiklian对这份报告评论说,澳新银行的月度报告是“另一个对新州经济的正面评价”,显示新州经济增长。

其实,自从2014年以来,新州的经济表现在澳洲各州之中就是最为出色的。

2
新州人口增速水平稳定

据新州规划厅厅长Rob Stokes公布的最新人口预测数据,居住在新州的人口数量预计从2011年的近722万增长至2036年的约992.5万,比2014年的预测值超出22.5万。

其中,2011至2036年间新州预期会有净值总数174万人口是从海外抵达新州安家,另外净值37万人口预期会在同期从新州搬到其它州去居住。

州长Mike Baird承认增多的人口数量将会给城市增加更大的压力,尤其是悉尼大都市区已经挣扎于低水平的住房负担能力。

Mike Baird表示,要为未来的增长做准备。那就是为什么新州的电力网络的出租如此重要,为什么要投资200亿建设地铁,改善道路、学校、医院,这些是重要的需求,而且这一切都在进行。

据悉,之前的预测中认为,在2011年至2031年之间悉尼需要额外的66.4万住房来满足增加的需求。新出来的修订后的人口数据预示著从现在开始到2036年将需要增建72.6万住房。

规划厅长Stokes先生表示悉尼的未来模式他更倾向于巴塞罗那模型,即在悉尼各区建造更多的中密度和联排式房屋。

最新的数据也显示了悉尼不同区的变化范围:

数据显示许多富有区比如Hunters Hill,Woollahra和Mosman是人口增长最少的,因为土地价值高,适应当地的交通基础设施难度大。

同时西北区自然增长快,政府的基建预算覆盖广,都为该区吸引了更多人口。

据悉,该预测是政府机构用来规划城市和新州的基建需求的依据,不仅反映政府政策中要使城市发展的方向,也反映了规划部门的人口分析。

 

About the Author

'